白发戴花

扛起叶神就是一个百米冲刺。

【叶all】这都不是真的

#叶all,叶all,叶all

#OOC,OOC,OOC

#本文专职搞事,一发完







黄少天睁开眼。

金色的阳光跳跃在树梢,微风拂过,叶子沙沙作响。

名为幸福的情绪混合着满心的喜悦充斥整个胸腔,填满整颗心脏。

黄少天扑到床头抓起手机。

「老叶老叶老叶!!!起了没起了没起了没!!!」

对方没回应。

昨晚那一瞬不可置信的强烈情绪尚留存了几分,黄少天不由忐忑起来。

短信提示音响起。

「起了。」

黄少天瞬间满血复活,笑容不可抑制的扩大。

刚想发短信履行一下男朋友的职责,动作就是一僵,脸色瞬间惨白。

黄少天愣了好几分钟,电话那边没有接到连续的短信骚扰有些疑惑,主动发了消息询问。

「怎么了?」

黄少天盯着这三个字,仍不敢相信刚才接收到的信息。

「老叶,你在哪儿?」

「兴欣,还能在哪儿。」

一盆冷水兜头泼下。

黄少天的心瞬间拔凉拔凉的。

呵。

呵呵。

呵呵呵。

呵呵呵呵。

卧槽!!!!!!!!!!

你妹啊!!!!!!!!!!

谁搞的事情TM给我出来老子保证不打死你!!!!!

老子搞地下暗恋搞那么久好不容易趁人退役告白没想到竟然成功了结果小手还没牵到TM睡了一觉第二天什么都没了谁搞的给我出来!!!!!

谁!!!!!

TM给我出来!!!!!

谁!!!!!!!!!!




霸图今天不正常。

存在感低如秦牧云都感受到了这一点。

废话。

感受不到才是眼瞎。

训练室那几个扎眼的位置可还空着呢!

韩队他们应该是临时有事没有通知队里吧。

秦牧云如此猜测。

打死秦牧云他也不相信其他三人和屋里这位一样是在坐着发呆。

张佳乐顶着个鸡窝头呆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那个,前辈……”秦牧云试图开口。

张佳乐目光如电的瞪了过来。

秦牧云瞬间噤声。

这画风不对!

“汝是何人?”张佳乐眯眼,目光瞬间危险了起来。

虾米?

秦牧云表示没听懂。

“叶修呢?”张佳乐问。

“叶神……”秦牧云更迷糊了,“不是在兴欣吗?”

“刁民!!!”张佳乐暴怒。

秦牧云:???

张佳乐的声音瞬间尖利了起来。

“孤就知道那群刁民居心叵测!!!”

“讲什么西北危急敌将阵法诡异实力莫测!!!”

“借口!!!”

“全是借口!!!”

“全都是借口!!!!!”

“那群刁民就是想拆散孤和孤的大将军!!!”

“待朕破了这妖法回去后定要诛那群刁民九族!!!”

“九族!!!!!”

秦牧云:[懵逼.JPG]




周泽楷委屈。

特别委屈。

特别特别委屈。

他活了一千七百九十九年受的委屈都没有今天多。

身为精灵族长的最好看的精灵,周泽楷一生下来就被全世界温柔以待。

没成年就和喜欢的人订了婚约。

是注定要成为精灵王王后的男人。

一觉醒来全没了。

周泽楷觉得他一定是受到了魔鬼的诅咒。

这里的人一个个都特别弱不说,长的还不好看。

明明昨天他还可以一天到晚只盯着他家阿修看的!

这都不是真的!

等他回去就告诉阿修把那些黑乎乎丑兮兮的魔物全都消灭掉!

一个不留!

坚信自己被施了恶毒的黑魔法的周泽楷坚定地想到。




“哗啦啦——”

“啪!”

“咚!”

孙翔已经把能砸的东西全砸了。

“贱人!”孙翔咬牙切齿的骂道。

门口围观的杜明吴启等一抖。

莫名觉得今天的孙翔好有气势肿么破!

“你!”孙翔看过来,一手指向杜明,如果两人面对面,杜明觉得那一指直接能把他的眼睛戳瞎。

“给本宫找个道士来!”孙翔吩咐。

喵喵喵???

众人群脸懵逼。

“还不快去!”孙翔的眉毛拧成了结。

众:?????

“本宫倒是忘了,”孙翔冷笑,“那贱人早就将你们收买了吧!”

众:…………

“哼,”孙翔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抬头挺胸,下巴扬起一个高傲的弧度。

目光犀利,不可一世。

“不过一异族公主,也敢妄想本宫皇后之位。”孙翔不屑一笑。

“本宫是大夏后宫唯一的主人。”

“本宫的父亲是大夏不二的国丈。”

“本宫的外公是大夏朝堂一人之下的丞相。”

“本宫的舅舅是大夏战功赫赫的大将。”

“本宫的叔叔……”

众:娘娘你别念了!奴才知错了!!!




江波涛从旁飘过。

杜明眼尖地瞅见了江波涛,见了救星似的扑了过去。

“副队!救命啊!”

江波涛静静地看了过来,注视着杜明,一言不发。

杜明一愣,“副队?”

“此后,世间诸事,在下再帮不了众位小友了。”江波涛淡淡地说。

杜明瞪大了眼。

江波涛轻轻拂开杜明的手,挥一挥衣袖,毫不留恋地走开。

“梦兮?梦兮?奈若何。”空荡的走廊响起江波涛飘渺的声音。

“既然真实的您不在此间,那波涛便离开此处,前去寻您吧。”

“副队冷静!来人啊!副队要跳楼!!!”




冷静个毛!

简直不能忍!!!

刘皓气的七窍生烟。

尼玛老子的男神啊!!!

男神啊!!!

老子追了那么多年的男神!!!

老子辛辛苦苦兢兢业业装了那么久傻白甜花痴了那么多年终于在一起的男神!

老子进嘉世训练营为了啥!

老子开小号玩精分为了啥!!

老子忍那群脾气各样的大神为了啥!!!

不就为了近水楼台温水煮蛙白莲上位!!!

结果呢!

没了!!

全没了!!!

辛辛苦苦七八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哦,还更糟。

意识到这个世界的自己不但一直作死而且早早把自己搞出局后,刘皓反而冷静了下来。

嘁。

多大点事儿。

又不是回不去了。




“队长!刘皓疯了!刘皓拿了把刀要砍死自己!”赵禹哲大叫着冲了进来。

唐昊看着窗外暖阳,缓缓伸出手,一握,却是什么都没抓住。

赵禹哲发现唐昊似乎也有点不正常。

唐昊面无表情地转过身来。

“队……”

“铮”地一声响,银光一闪,一把寒芒四溢的长剑被唐昊拔了出来。

赵禹哲几脸懵逼。

唐昊执剑就要往脖子上抹。

赵禹哲屁滚尿流地扑了上去。

“队长!别想不开啊!”

“放手!”

“冷静啊队长!”

“不要阻拦我追逐师尊的脚步!放手!”

“来人!快来人!队长也疯了!!”

“放手!!!”




王杰希捏了个法诀。

然而什么都捏不出来。

王杰希挥了挥衣袖。

连个灰都没吹走。

王杰希跺了跺脚。

没反应。

王杰希使劲跺了跺脚。

嘶……好疼!

王杰希嘴一扁,一大一略大的眼睛里瞬间盈满了泪水。

QAQ

宝宝委屈!宝宝要修修亲亲抱抱举高高!

嘤!

王杰希45度含泪望天。

“队长……”高英杰弱弱的开口。

王杰希在保持头顶无形王冠不掉的情况下,低了低头。

噫,好矮。

王杰希踩着20cm的小板凳,俯瞰众生。

迎着王杰希略有些嫌弃的目光,高英杰一颗尊师重教的心受到了998点伤害。

“队长,你……”先下来。

“你是谁?”

飞来一刀。

“你走。”

又来一刀。

“坏人!”

KO.

高英杰倒下了。

王杰希扫了眼围过来的人,发动群攻技能。

“都是坏人!”

“哼!”

“我要去找修修!”

“不要啊队长!”

“走开!你们这些讨厌的坏人!”




“阿嚏!”

叶修揉了揉鼻子。

着凉了?

叶修扯了扯队服外套,忽然觉得有点冷。

能不冷嘛。

联盟一半的心脏都在天上往这边儿飞呢!

而且——

“老大!”

“前辈……”

“叶修。”

“官人!”

“相公……”




叶修:OVO

叶修:一定是我今天早上起床的方式不对。








——————END——————

【叶all】我觉得我哥失恋了

#全联盟都有妹妹系列

#树洞脑残OOC

#我觉得CP挺好猜的







【树洞】我觉得我哥失恋了

提前讲明,我不是来找嫂子的。



我有一个哥哥。

阳光开朗,年少有成。

长相上对得起不惑父母,下对得起二九小妹。



就是话有点多。



我认为我现在暮霭沉沉般苍老的心境都是我哥在我小时候不辞辛苦的扒着我的摇篮极尽美化地将他那Perfect的一天详细地讲给我听所锻炼出来的。



跑题了,言归正传。



我哥有一好基友。

关系好到什么程度呢。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四分之三呆在同一片屋檐下。

同一阵营同一片空气同进同出除了同睡。

手机加密文档里存着同一个人的照片。



好了,我是不会告诉你们我是怎么知道的。



长相啊。

可以安心领回家,孤男寡女,你,绝对安全。



我有说过我哥暗恋对象是妹子吗?



哦,他们是好兄弟。

起码对方是这么想的。



看出来的,我又不傻。

不然我实在想不出来什么兄弟关系能让他丢下同样被父母抛弃的孤苦伶仃的妹妹横跨一个省在乞巧这么特殊的日子里跑到西湖边儿只带回来一兜莲蓬。



呵。

不会,我们可是亲兄妹。

我怎么可能记仇呢?

我哥归队那天我还定制了游戏人物等身抱枕快递到我哥队里。

他的唯二最爱。



非常美好的祝愿。

我贴心地邮寄给了我哥队长帮忙转送。

做妹妹的只能帮他到这儿了。



整整一个星期,我再没听到QQ那规律而极富频率的滴滴声。



第二年暑假刚开始,我哥拖着行李带着他那连颗钻都没有的戒指磕了半个月的莲子。

然而我那执伞的白衣嫂子依然没有动静。

告个白都不敢。



目前我妈已经放弃帮我哥掏钱买房了。

说不得我就要有个远居首都的哥哥了。

我爸也基本上已经接受了他可能会有两个姑爷的现实。



我是直的,谢谢。

通过我哥,我觉得好男人就像爱情一样,还是可以期待一下的。

虽然我还没有我哥那和人组队刷Boss的觉悟。



抢Boss是件技术活。

特别是修罗级关底Boss。



知道我妈知道我哥的小心思是个很偶然的契机。

那年冬天挺冷的,南方也下了很大的雪。

我妈隔两天就要给我哥打个电话不厌其烦的叮咛一番。

每当这个时候,我便当机立断放弃客厅那飞一般的网速回到我那Wi-Fi净土似的小黑屋。



那天我妈唠叨的时间格外的长。

长到我爬完了所有的楼,啃完了前几天攒下的粮。



我一狠心跑回了客厅。

人品那天格外的好。

太后凉凉挂上了电话。

然后,又打了一个。



感天动地的不长。



我妈的表情及语气直接告诉我电话那边是疑似他失散多年的亲儿子的温和有礼的我哥的好基友兼情敌。

我和我哥一直觉得我们兄妹是充点卡免费送的。

这是我们兄妹能达成共识的不多的一点。



一直盯着我妈的我亲眼目睹她笑容和蔼的挂上了电话。

然后翻了个白眼。

毫无疑问,这个眼部表情属于我哥。



我哥感冒了。

唯一的有效信息是前一天晚上我哥一队友亲眼目睹他纯真不做作的穿了件连帽衫踏雪迎风鬼鬼祟祟地拦了辆的士绝尘而去。

正巧,当时他男人也位于同一坐标区。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直觉告诉我,我妈一定知道了什么。

为了不影响我哥的心情,我善良地把消息瞒了下来。

甚至在我哥开开心心卷行李回家过年,看着他那喜气洋洋的脸,我还是把那句已经到嘴边的‘你暴露了’咽了下去。



无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然而世事,总是那么猝不及防。



大年三十,我爸在外统帅三军大杀四方,我哥抱着本子噼里啪啦打字,QQ偶尔响两声,连贯而有节奏。

我静静的刷着帖子。

我妈静静地看着电视。

窗外烟花静静地绽放。

正当我以为我们会静静地迎来新年的时候。

许是这静静地气氛在这特殊的日子里让我妈感到了一丝空寂。



我妈忽然就开口了,说什么时候把人带回来见见吧。

我没反应过来。

我哥那有了男人忘了娘智商狂跌的就更没反应了。

我妈直接转头看我哥,一招‘飞龙在天’拍在了我哥脑门上。

我哥顿时有些懵。

我妈说我哥:哑巴啦?

我哥刚要控诉反击,我妈根本不给我哥读条时间,就说你跟人聊天呢?

我哥还没回呢,我妈又问我哥什么时候把人带回来见见。

我哥这次是真懵逼了,一看我哥那表情,我妈就有点恨铁不成钢,直接说,你不跟人处对象的吗?



我顶着滚滚天雷,看着我哥那灵魂出窍般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的表情,默默的在心底计算我将拥有几天安宁祥和的寒假生活。

而我哥在我妈那‘追到手了吗’‘告白了吗’‘人小伙砸知道你喜欢人家吗’一系列戳心窝子的语言攻势下被迅速清空了血条。

然而,我觉得这都没有‘万一人家是直男’的杀伤力大。



说起来,我哥男人身边还真有那么一个红颜知己。

长得好,性格好,两人关系也好。

关键是人家是一对好搭档,身无彩凤心有灵犀日久生情条件充足。



不过以我哥一直以来舒心惬意的行为来看,好兄弟这一身份还真是能随时更新资料,掌握Boss最新动向。

但陆路走多了,就怕半路遭遇劫匪。



我哥他男人吧,在他们圈子里挺拉仇恨的。

笑傲天下地位超然随时随地揭竿而起一统江湖随便搞搞就是一片腥风血雨。

人缘依然好的不科学。



也有例外。



具体因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他们圈子里的事情我也不清楚。

就在那个挺冷的冬天,我哥他男人无声无息的就退出了圈子。



我哥蹦哒的依然很欢。

就是我那小企鹅挂了四五天没人理。



我哥感冒后终于想起了我这个捆绑赠送的妹妹。

看着那满屏的哈哈哈就能想象的到他笑的有多傻。



不愧是我哥看上的男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回归,那叫一个鸡飞狗跳热热闹闹。

随之而来的,还有铺天盖地的谩骂指责。



一群无脑逗比。

没有谁有义务无条件的一昧付出。

在那份善意没有多少人懂得的情况下。



我哥他男人自己组了队伍。

华丽,没看到。

强势,不见得。

但挺独树一帜独领风骚鹤立鸡群赚人眼球。



我哥那归隐多年的老队长搞了一把夕阳红。

我哥的情敌之一被挖了墙角。

独孤求败的小毛贼服了诛。

混乱不羁的小流氓从了良。



我都替我哥心疼。

眼光太好有时也挺痛苦。



高潮来了。

队里还有两个大美女。

一个秀外。

一个慧中。



群众很兴奋。

按照普通小说规律,那不是女主就是女配啊。

要不是顾忌兄妹情谊,我都想参与进去八一八。

所以我只是披马甲围观。



秀外的美女各方面外观条件都挺好。

两人往一起一站,诡异的登对。



慧中的美女看着就宜置家室。

婆婆党最喜欢的类型。



我觉得我哥有些危险。

显然我哥也是这么想的。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打入敌人内部,再次占得先机。

看人家那坦坦荡荡的表现,也不可能有什么黑狗血似的风花雪月。



但偶尔隔着屏幕,还是能感受到我哥那么一丢丢的有心无力。

没提几句他就像个深闺怨夫似的几倍给我叨叨回来。

语气那个幽怨。

失恋了似的。



和他们那个圈子有很大关系吧。

一群四面八方的人凑在一起,为了同一个梦想站在同一片舞台,一旦退场,关系也就一点点淡了。



又是一年新年。

我哥现在就躺在沙发上,不省人事。

晚饭老爸开了瓶红酒,我哥这五鹅宅男就给跪了。



开帖前我哥发了顿酒疯。



两位高堂二人世界看烟花。

我哥抱着本子窝沙发醒酒。



刚开始还很正常。

还很静静。

他看视频。

我玩企鹅。

一声怒喝。

我手一抖。

红包发送。

多了个零。

我想弑兄。



我哥大喊一声。

我终于反应过来。

喊的他男人名字。

我哥在打电话。

又是一声怒吼。

不用想也知道那边是谁了。

然后开骂。



诸如‘你他妈回来干啥’‘你不是走了吗’‘你走了就别回来啊’‘气不气人啊你’此类。

怨夫似的。

声音特大。



说实话,我当时有些害怕。

明天小区那些闲出蘑菇热心非常的大爷大妈上我家谈心怎,么,办?



我第一次发现我哥那哀怨难绝的属性。

他男人都搞了一年事情了,他还拽着一年前的事情想不开。

平时也没看出来。

猛地一下,都不像我哥了。



我哥开始滔滔不绝的数落他男人,语速一快,音量就小了。

不然我家现在已经被大爷大妈们攻陷了。



将近一个小时,在我以为我下一刻就要和他断绝兄妹关系的时候。

我哥眼一闭,以一种被天鹅之死的凄美踩进地底的姿态一头栽倒。

嗯……

有些伤眼。



我看着我哥那睡的死沉的样子,一时心情复杂。

一看手机,那边果然没挂。

刚把耳朵凑上去,声音就传了过来。



头一次觉得,我哥这名字,还真好听。

这哥哥,果然还是卖了划算。



挂了电话,忽然就有些理解我哥了。

有这么个兄弟,换我也弯。



这次我哥这么一搞,他男人又不傻,敌明我暗的优势瞬间清空。



哦,我不打算提醒我哥。

我善良的把通话记录留在手机界面没退出。

妹妹做到这个地步,感动个中国妥妥的。



我哥需要静静。

他男人也需要静静。

我不叫静静。



我哥和他那些情敌平时一个比一个溜。

一牵扯到这个不属于宅男领域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傻。

你不说对方怎么知道。

到最后说不定对方还以为你和人搞兄弟情深。



忽略过程起因,我哥这个先机抢的还是不错。

我还是很看好我哥的。

毕竟我哥圈子里能面不改色从容淡定一针见血噎的他无言以对的也就那么一个了。

从某方面开讲,这就是真爱啊。



最后,给所有将弯没弯的无辜直男的好兄弟奉上一句友情提示。

搞基有风险,掰弯需谨慎。

十直九攻。









——————此贴楼主已封——————

【叶all】好冷啊

#叶all,叶all,叶all

#OOC,OOC,OOC

#来自北极人民的诚挚问候







[叶别]

情人节,职业战队放假半天,微草队员训练之余,聚在一起讨论当日行程。

“涮火锅涮火锅!!”柳非提议,“红红火火烧烧烧烧!!!”

众人一致附议,唯独刘小别坐在圈外一言不发。

“小别不去?”柳非问。

刘小别难得的有些脸红,“……约了人。”

“谁?!”柳非眼中瞬间燃起名为八卦的火苗。

路过的王•好爸爸就是我•杰希好奇地停下了脚步。

第二天,微草加训,取消一切外出活动。




[叶莫]

大年三十,向来独来独往的儿子破天荒领回家个男人,莫妈妈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虽然莫妈妈因为自家儿子十句不一定回个‘嗯’的属性,对儿媳妇不抱什么希望,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期待的。


人生啊,真是无情。


满厅寂静中,只闻莫凡咔嚓咔嚓啃苹果的声音。

莫妈妈看着莫凡那明显长了些肉的脸,最终什么都没说。

不过,想拐老娘儿子可没那么简单。

饭桌上,喝遍商场的莫妈妈看着一头栽倒的准儿婿,丝毫没有找回场子的优越感。

迎着儿子略带不满的目光,莫妈妈一阵心酸。

儿大不中留。

莫妈妈心塞转身,拨通了那个一年打不了两次的号码。

听着手机中‘咚’的一声巨响,莫妈妈顿时神清气爽。




[叶昊]

荣耀国庆福利大放送,节日Boss闪亮刷新,众职业选手小号齐出,杀怪抢怪不亦乐乎。

兴欣依旧独领风骚。

在连续被兴欣主力小队抢走三个Boss后,呼啸队长一推键盘摔门而去。

荣耀里,神说要有光一杆战矛如入无人之境,一名剑客从斜里冲出,幻影无形剑分出六个分身,光剑几成虚影。

神说要有光没有躲过。

帅脸着地,几秒后原地消失。

枪炮师一路狂轰滥炸,顶替队长之职,直到活动结束再没更换。

整整一天,呼啸队长没有在队里出现。




[叶林]

〖您的好友「叶修」已上线〗

〖您的好友「林敬言」已上线〗

〖您的好友「林敬言」已下线〗

〖您的好友「叶修」已下线〗

〖您的好友「叶修」已上线〗

〖您的好友「林敬言」已上线〗

〖您已将好友「林敬言」加入『黑名单』〗









——————END——————